• 微信
  • 微博
  • APP
  • 订阅
 首页 > 特别推荐 > > 正文

我愿做那曲的一棵树

时间:2020-10-12 14:54:35    

来源:西藏森林消防总队    

阅读:

   

   责任编辑:xfj119

消防界订阅号

曾几何时,美丽的高原红,浓香的酥油茶,美丽的格桑花都只是在歌声中萦绕在我的耳边,神圣的喜马拉雅山、雅鲁藏布江、布达拉宫也一直撩动着我的心弦,动人的锅庄、神奇的藏戏也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。曾经很多次,我都自问“什么时候才能去到伸手就能摸到天的屋脊?”

  曾几何时,美丽的高原红,浓香的酥油茶,美丽的格桑花都只是在歌声中萦绕在我的耳边,神圣的喜马拉雅山、雅鲁藏布江、布达拉宫也一直撩动着我的心弦,动人的锅庄、神奇的藏戏也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。曾经很多次,我都自问“什么时候才能去到伸手就能摸到天的屋脊?”
 
  也许冥冥中早已注定,我沿着当年18军进藏的足迹,踏上了这条神奇的天路,从离海最近的八闽大地来到了距海最远的天边雪域,开启我的高原之旅。

 
  就像歌里唱得那样,我坐着火车来拉萨。当我第一次看到牦牛在山坡上悠闲地吃草,我突然想到了“那些经过千难万难才挤出的草,忙不迭地生长着,然后开花、结籽,在极短的雨季里完成生命的更替,等待来年再一次无法预知的发芽。”突然明白了即将开始的三年援藏意味着什么。我不仅要像牦牛一样吃苦耐劳,还要像小草一样坚韧不拔。因为援藏需要一种义无反顾的精神,需要一种坚韧不拔的毅力,需要承受大自然对生命的考验,需要忍受漫漫长夜带来的孤寂和痛苦,更需要有终生抱病的思想准备。
 
  “艰苦不怕吃苦,缺氧不缺精神”,这是援藏人常说的一句话。在来拉萨的两个多月里,我一直都在鼓励自己,再苦再难也要坚强。幸运的是,我基本上没有高原反应,依然像在内地一样全身心投入工作。我的一位战友得知我的情况时,开玩笑地说:“你注定就是西藏的人,应该警校毕业的时候就过来!”我说:“都怪我来得有点晚,不过我还是幸运地赶上了这趟车!”
 
  援藏是一种缘分,更是一份责任。藏区人民淳朴真挚,无欲无求,在艰苦的自然环境里与大自然默默地抗争。虽然他们物质贫乏、生活艰苦,但他们很知足、很满足、很快乐,也很幸福。藏区的人们几乎人人信教,家家设有经堂,在供奉的佛像旁,几乎都挂着毛主席的画像。在他们眼里,毛主席是拯救他们的“菩萨”,共产党是解放他们的“活佛”。房顶上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,“要爱党、热爱祖国”“社会主义好,跟共产党走”的字样随处可见,这一切都是藏族同胞发自内心的、自觉自愿的一种朴素的情感表白,更是藏族同胞对共产党、对祖国的热爱和朴素的感恩情怀。我的内心一次次受到震撼,心灵一次次得到洗涤、净化。对比藏区人民的生活质量与生存状况,我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个人的得失、职位的高地、待遇的薄厚、利益的多寡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
  在进藏之前,我一直以为“信念”“坚守”都只是口号。直到我深入海拔近4600米的那曲大队采访时,我才发现所有的口号都不再是口号,而是一个个年轻生命的真实见证和写照。
 
  在西藏有一种说法叫“苦在那曲,远在阿里”。虽然阿里的远,我还没有机会去体验,但是那曲的苦却是刻骨铭心。在那曲,“氧气吃不饱,风吹石头跑”是真实的存在。氧气含量不足内地的40%,每一个年轻的心脏都承受着两倍于内地的压力,在高负荷的训练强度下,他们的心肺都已早早的增大,而他们是那曲地区唯一一支进行负重五公里训练的单位。他们说:“在那曲跑步,腿不疼,心疼!”
 
  西藏地区森林资源非常丰富,99.23%为天然林。可是,我在那曲却没有看到一棵大树。有人告诉我,曾经有一个战士在那曲大队服役两年没有见过一棵大树,在一次外出培训的路上看到一棵大树时,他抱着树哭了好久好久。
 
  我问他们:“那曲怎么看不到大树啊?!”他们说:“这里一铁锹下去就是冻土,别说大树了,就是院子里的杂草都是宝贵的很,我们都舍不得修剪!在那曲,谁能种活一棵树,政府奖励10万块钱!”
 
  说话间,我被队员们黝黑脸庞上透露出的笑容感染,更被种树的不易所震撼。
 
  他们问我此时此刻有什么想法,我只想说:“我愿成为那曲的一棵树,同大家一起坚守极地,不是为了那10万块钱!”
 
  作者: 甄小龙
相关关键词: 特别推荐